•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产经数据

监管部门已要求银行自查产品风险 高波动原油不适宜散户投机

2020-06-04 03:13:511420
内容摘要:   美油5月合约此前暴跌一度跌入负值,国内银行挂钩原油的产品也出现巨大波动。4月22日,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各大行已在监管的要求下进行自查,并要求递交自查报告。  事实上,鉴于油价近几个月的高波动,记者获悉不少银行已经停了相关产品推荐或停止做多,原油产品并不适合没有专业经验、寻......

  美油5月合约此前暴跌一度跌入负值,国内银行挂钩原油的产品也出现巨大波动。4月22日,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各大行已在监管的要求下进行自查,并要求递交自查报告。

  事实上,鉴于油价近几个月的高波动,记者获悉不少银行已经停了相关产品推荐或停止做多,原油产品并不适合没有专业经验、寻求稳定收益的个人投资者投资。

  除了银行对风控、投资者适当性把握方面的问题外,也有交易员表示,“这种投资很不适合个人投资人,原油交易都在北京时间的半夜,价格在走但自己不能盯着交易,那无异于是把钱拿给别人决定自己会不会亏钱。” 截至北京时间4月22日14:50,WTI美油6月合约报价10.8美元/桶,布伦特油价报17.03美元/桶。

蓝线:布伦特6月合约;紫线:WTI美油6月合约

蓝线:布伦特6月合约;紫线:WTI美油6月合约

  银行原油宝风波

  中国银行公告称,“鉴于当前的市场风险和交割风险,我行自4月22日起暂停客户原油宝(包括美油、英油)新开仓交易,持仓客户的平仓交易不受影响。”

  有原油宝投资人22日表示,“我交了保证金买了中国银行的原油宝产品,选择到期移仓,20日晚上10点被禁止交易,但22日告诉我说不仅保证金分文不剩(按照规则应该在亏损80%本金的时候强制平仓),我还倒欠银行几十万。”

  类似的投资者声音在网络上并不少见,“按照一般投资人的理解,抄底实物资产,最多也就是本金亏干净,但是现在状况是,投资者不仅仅本金亏完了,还可能倒欠银行200%的本金。根据某投资人的网络截图显示,中国银行向投资者发送的结算价格是-266.12元。投资者开仓本金是194.23元,本金388.46万元,但是现在总体亏损920.7万元,倒欠银行532.24万元。中国银行已经发出通知,要求投资者补充这部分穿仓亏损。”

  之所以原油宝产品出现巨大亏损,主要也因为20日隔夜美国WTI原油期货市场惊现史无前例的暴跌——5月合约最低跌至-40.3美元/桶,意味着市场宁愿给钱也不要原油。

  “WTI原油5月合约(跌至负值)将于21日到期。在该合同中拥有‘多头;头寸的任何人都需要对石油进行实物交割并进行存储。运油的地方几乎没有存储容量。即使可以找到存储油的地方,成本也高得惊人,多头只能被无情碾压。这种’强迫多头头寸的持有者卖出的背景,迫使价格下跌至负值。”某机构原油期货交易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但更远期的6月合约价格仍然正常,截至北京时间21日18:30,WTI原油6月合约报17.07美元/桶,布伦特原油报21.8美元/桶。

  4月15日,芝商所(CME)清算所修改了交易规则,该机构表示,最近的市场事件增加了某些NYMEX能源期货合约可能以负或零交易价格交易结算的可能性,并且这些期货合约的期权可能以负或零的行权价列出。

  银行、投资者谁的锅?

  当前,问题主要在于两方面——布局高波动产品的投资者是否应该愿赌服输?对银行而言,投资者适当性、产品风控等方面是否存在问题?

  就银行方面来说,有观点认为,WTI纽约原油05合约很早就存在问题的征兆,尤其是在上周末CME修改规则(允许负值)后。在国内除了中国银行之外,例如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的纸原油业务,早在4月14日到15日就已经基本完成了移月工作,当时他们的平仓价格基本在21-20美元/桶之间。因此,有观点认为,中国银行的原油宝产品不合适地选择了在最后交易日倒数第二天美市盘中进行移仓换月,遇到了重大的流动性问题,导致投资者出现巨亏。

  “但也要认识到,移仓换月本来就有成本,而且这类原油宝的产品更多是机械式换月。存在的道德风险在于,如果下次油价大涨了,投资人可能又会说银行移仓移早了。”某外资行金融市场部人士告诉记者,“就中行的案例来看,当时没有交易对手了,还怎么移仓?这是流动性风险,但这一风险应该在交易前进行风险披露。”

  另一外资行人士表示,“我们从去年就不推原油产品了,原油需求不足但供给充足,整体油价的下行风险持续加大,再到今年OPEC减产破局,加上疫情冲击,油价急跌。”

  撇去银行的投资者适当性问题,就投资者本身而言,在投资原油相关产品前,若不了解其高波动的属性以及近期一系列极端事件导致波动加剧,那么很容易无端受损。

  “原油投资是不是机会?这要看你的投资预期是什么。如果是长期投资,现在可能才是商品下行周期的起点,等待的时间还很长,持有期间有期货换仓的成本、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都是必须考虑的。”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投资策略总监王昕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短期投资就是做价差,波动大是最大的风险,此外受到消息面的影响大,交易可能会很频繁,不适合一般投资人。”他称。

  原油短期难改疲软

  未来,即使减产生效,但短期内在需求端冲击下,油价很难回到正常水平,且波动仍将维持高位。

  KVB PRIME分析师魏巍(Colin Wei)对记者表示,“继周一油价崩盘、5月WTI原油期货合约跌至负值域后,21日原油市场崩溃势头持续扩大,6月WTI原油期货合约一度下跌68%至每桶6.5美元。该并非由于期货合约即将到期,反映出石油市场情势严峻,美油收盘时录得跌幅达35.43%,报7.69美元/桶。布伦特原油亦下跌23.94%至18.74。”

  法国巴黎银行认为,油价风险并不会马上释放,尤其是原油需求疲软,缺乏可用的储存空间等将继续导致市场承压。高频数据显示,航空业活动仍较过去一个月下降60%。

  “在疫情引发的扩大社交、出行限制下,OPEC+和G20国家每天减产970万桶可以帮助抵消部分需求的下滑(OPEC+减产计划于5月1日开始),但就4月而言,OPEC预计原油需求可能每天下降2000万桶,而一些交易机构的预测显示,这一数字可能达3500万桶。短期而言,减产难以缓解市场的疲软。”瑞银财富管理首席投资办公室亚太区区域主管陈敏兰(Tan Min Lan)对记者表示。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