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产经数据

“庆渝年”新番:俞渝举证感情未破裂 李国庆称要用早晚读书买俞渝股份

2020-06-19 18:46:411500
内容摘要:   当当又出新番。  继6月13日警方认定李国庆抢公章不属于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后,6月15日,李国庆俞渝离婚案开庭。庭审过后,李国庆在现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俞渝举证二人感情未破裂。  李国庆称,俞渝举证的二人感情未破裂的依据是,去年夫妻二人曾一起旅游,李国庆赠送玫瑰花为其庆生......

  当当又出新番。

  继6月13日警方认定李国庆抢公章不属于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后,6月15日,李国庆俞渝离婚案开庭。庭审过后,李国庆在现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俞渝举证二人感情未破裂。

  李国庆称,俞渝举证的二人感情未破裂的依据是,去年夫妻二人曾一起旅游,李国庆赠送玫瑰花为其庆生,以及李国庆分给俞渝一些朋友赠送的土特产蘑菇。

  李国庆则称,夫妻感情破裂,并非朋友感情破裂,因此旅行、送礼是朋友层面上很正常的事情。其还在微博上表示:“我已抛出橄榄枝,早晚读书买俞渝股份,开个价吧。”

“庆渝年”新番:俞渝举证感情未破裂_李国庆称要用早晚读书买俞渝股份

  抢公章被定性?

  在此前的6月13日,警方已经给与李国庆上门抢当当公章一事定性。警方认定李国庆抢公章的行为是他们之间的民事行为,而不属于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甚至刑法任何规定。

  对此当当网回应《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朝阳分局的做法令人震惊,当当已经提请行政复议。”

  浙江晓德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文明向《商学院》记者表示,按照警方的说法,认定他们之间属于股东的民事纠纷,那么使用不正确的手段来处理民事纠纷,仍然存在违法行为。第二,李国庆一方公然进入公司抢夺公章,采用这种手段堂而皇之的进入公司,至少可以是一个扰乱公司正常经营秩序的行为。

  “如果允许这样一些行为的存在,那么势必会给社会、公司或者他人造成一种不好得意影响,只要有理就可以采用这样一种方式去做,而不是通过正确的法律途径来处理。”陈文明表示。

  在李国庆抢夺公章一事发生时,当当方面称公章进行挂失作废处理。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告诉记者:“公章作废是有程序的,不是说公司管理层发个声明就可以作废的。参照公章丢失的处理流程,第一步,首先因为公章在公安机关都有备案,所以丢失后由法人代表带身份证原件、复印件、工商营业执照副本原件及复印件到丢失地点所辖的派出所报案,领取报案证明;第二步,要让公众知晓你丢失的公章已经作废,所以公章丢失后就需要持报案证明原件及复印件;工商营业执照副本原件及复印件在市级以上每日公开发行的报纸上做登报声明,声明公章作废。”

  在事件发生当日,当当已经报警,虽然已经在媒体上做过登报声明,但是在声明中并未见上述所需证件。

  陈文明表示,当当方面可以直接通过向法院起诉的方式,要求李国庆归还被抢走了的公章,由法院来作出判断。

  法学专家史宸阁曾分析指出,现在的法治和行政执法环境下,公权力不宜过多接入民营企业纠纷,因此谁实际掌握公司的控制权并造成既得事实的客观效果,想通过刑事立案来解决纠纷是非常困难的。

  谁的当当?股权成关键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在李国庆所公布的文件中,所使用的是“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公章,也就是说,李国庆将“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作为当当网的运营主体。

  谁作为当当网的运营主体,已经成为双方股权争夺的关键。因为,在当当的股权上,存在着李国庆、俞渝和工商信息系统披露的三个完全不同的版本。

  企查查上的工商信息显示,在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中,俞渝持股为64.2%,李国庆持股为27.51%,剩余股份由当当高管持股平台天津赛程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天津赛程)持股4.4%、天津微量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天津微量)持股3.61%,这两家企业即李国庆所说的支持他的小股东公司,还有一家名为上海宜修企业管理中心的企业持股0.28%。

  但是按照4月26日当当网召开的当当媒体电话会上,副总裁阚敏所回应的,当当网从美国完成私有化后,俞渝持有当当网股权52.23%,李国庆为22.38%,二人孩子持有18.65%,并由父母代为持有,且目前公司掌握在俞渝手中。

  按照阚敏当时所说,他完全站在俞渝一方。那么这一版本,就是俞渝的版本。

  按照这一版本,俞渝、李国庆、孩子共同持有当当的股权为93.26%。

  在李国庆的口中,又是另一个版本。李国庆曾经向媒体表示,其与俞渝夫妻共同持股当当91.71%,孩子并未持股。按照李国庆的设想,假设离婚后股权平分他将获得45.855%,凭借着两家小股东公司(合计8.01%)的支持,他将以过半数的支持(53.865%)通过股东会的召开实现当当的接管。

  俞渝和李国庆在股权占比上出现各执一词的现象。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俞渝和李国庆所认为的当当运营主体不同。李国庆认为当当网目前的运营主体是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当当科文),而俞渝则认为运营主体是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当当)。

  2018年4月,海航科技披露重组预案,当时公司计划作价75亿元收购当当,因此预案中交代了当当网拆除红筹和VIE结构前、后的股权架构。在海航科技的披露中,当当网拆除红筹结构前,当当科文由李国庆和俞渝各持50%股权,而北京当当作为境外实体协议控制当当科文,李国庆和俞渝在北京当当中共持股74.61%,管理层持股6.51%,外部投资者持有18.65%。

  在拆除拆除VIE结构后,当当科文的股权结构出现新变化。俞渝、李国庆、天津科文、天津国略四方持有当当科文股权为91.71%,天津骞程和天津微量两个员工持股平台则共持有8.01%。北京当当作为协议控制实体,在当当网私有化过程中则被当当科文全资收购。工商信息系统显示,2018年8月30日,北京当当的唯一股东由原来的电子商务(中国)有限公司变更为天津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该公司正是当当科文的全资子公司。

  在当当科文收购北京当当的预案中有披露,俞渝、李国庆及其儿子合计间接持有北京当当93.26%股权,这也是俞渝股权版本的来源。

  中审众环高级合伙人钟建兵告诉《商学院》记者,如果北京当当是被当当科文全资收购的话,那么股权占比就应该按照当当科文来计算,与北京当当的股权并无关系。

  “在工商变更协议上,北京当当已经被当当科文所收购,那么谁是当当科文的控股股东,谁行使股东权利,股权也要按照当当科文的股权架构来计算。”

  同时钟建兵还告诉《商学院》记者,在法律上的股权纠纷,需要双方各自拿出证据,比如在公司设立中的法律文件,公司法律文件,以在工商局注册的股份比例为主,但是股权也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如果一旦涉及到离婚,李国庆有权要求进行股权平分。

  按照当当科文的工商管理信息显示,其股权由俞渝、李国庆、三家公司共同持有其股权,他们的儿子并不持有当当科文的股权。

  李国庆的股权计算方式,则是按照私有化之后,当当科文的股权来计算,并非北京当当来计算。

  钟建兵还强调,关于他们为孩子代持的这部分股权,必须由双方出具书面的代持协议。“有证据表明这个股权是孩子的,孩子也可以拿这个协议去要求法院去分割这部分,如果没有协议,他们夫妻若能达成一致,都同意这个股权给儿子,也可以。如果一旦产生争议,不管何时达成约定赠与给孩子,在法律上都是无效的。”

(文章来源:商学院)